The soldier

冬巡安法bg
#Ooc
处女文,稍微尝试了一下,bug大概有很多,请轻喷喔?稍后有机会画一幅配图,请享受————



森林中有一座大城堡,主人名叫金刚,是个早已退休的军人,他没有老婆,但有钱,他收留领养了不少孩子,恋童癖?不是,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养那么多孩子,他一直对他的孩子照顾周到,教导有方。最近他又收留了一个女孩子,发现那个女孩时她只有一个人站在森林,她满身是血,但血都不是她的,这都不重要。


她的名字叫法斯,幸运的她在这成为了一位‘公主’,法斯在这生活已经好一段时间了,她活泼,但冒失,她可爱,但调皮,搞得整天弄伤自己,骨折刮伤什么都试过,大家都对这位年纪最小的公主非常担忧,但他们自己也是有许多工作的,没可能整天在这位小公主身边保护她,好在金刚先生在军里生活过,医治什么对他来说都是简单的事,而且他也有个好帮手,叫露琪尔,擅长医术擅长得不得了,技术可以说是跟金刚先生不相伯仲,虽说两人医术高超,但整天都要给法斯治疗的露琪尔觉得快要烦死了,跟金刚先生商量以后,金刚先生决定在军队那边请了一位军人来给法斯当保镳,名叫安特库琪赛特。安特库非常尊敬金刚先生,因为金刚先生年轻时战绩非常好,是个优秀的上将,带的队伍都百战百胜,早就在军校裹鼎鼎有名,即使已经退休的他,也是会偶尔回军校教导新生的,安特库就是由他带大的,长大后成为了一个又年轻又优秀的少尉。


「安特库!安特库!这里的风景特别好喔!快上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安特库仰起头看着树顶的法斯,叹了一口气,两三下就跳到了法斯的身边,爬树这回事对军人来说实在是小事,但对照顾法斯的军人安特库来说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妳不要乱爬啦,妳身为女孩子要有些自觉,将来是要成为一个淑女的,妳现在这样我完全想像不出妳将来会成为一个怎样的淑女,而且妳不是整天喊着要做学者吗,学者就该在家多读书,妳现在的知识水平真是少得可怜……而且妳也是公主,别人看到公主在爬树,妳让金刚先生的面子往哪搁……还有妳现在穿着裙子..... .....」

「嘿停!安特库你是来陪我散步还是来吵我的!哪有保镳当得像保姆一样……淑女我是当不成了,我只要当一个可爱的公主就行啦!谁说当学者就一定要整天埋在图书馆里看书!没听过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吗!」

「每次妳就只会说这句,我听得都快厌了。出来也久了,现在管家也已经找得妳很急了吧,该回去了。」

「哎————才一会儿,我想看完日落才走————」

「妳是想被我拖回去还是抓回去?」

「行行行!有像你这样对待公主的人吗?!我跟你回去就行了嘛,用走的!」

每天都这样,安特库对着这位公主也是觉得快要被烦死了,他是看着法斯在被迫看书时看她那快要睡着的样子,觉得这样再看下去也是没用的才提出跟她出去走一走清醒一下脑子,没想到她一走出城堡就跑得飞快,安特库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找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在树顶了。当初金刚先生请安特库回来时,安特库是高兴得不得了,因为是拜托人是金刚先生,为了尊敬的人他什么都愿意做,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没想到是要为一位又调皮又麻烦的公主给当保镳啊⋯⋯要照顾她真是件辛苦的事,一不留神就会骨折,你们看看这样的公主要别人照顾起来是多么费神的事,真是烦死了……不过就当是为了金刚老师吧。

两人每天都出来散步,都不知道法斯是故意的还是怎样,一被迫看书就一副快睡着的样子。 「......学者大人。」「唔———」「唉」安特库叹了一口气,「那出去散步吧」「耶!」而站在房间门外的戴娅总是看着两人笑着,「……戴娅。」「波尔茨!」「妳在做什么....?」「你看看那两人,不觉得好有趣吗?」「并不觉得。」 「嘿嘿是吗」

虽说安特库整天宠着法斯,但毕竟是军人,该严厉的时候就该严厉,比如说现在,「法斯,在攻击对方时不但要快要准,还要思考下一步敌方可能会使出什么招数,从而思考应对方法的。」「哎———这么麻烦,你知道我脑子不好,一思考就迷迷糊糊的,你还要我这样」「即使我不这样,那敌方呢,敌方会让着妳吗」「不是有你嘛!」「....喂,跟我说要学防身术的人是妳」「那是我今天跟你去军营那边看到那些人很帅嘛!可你教的都不一样!」「那是去战场才会用的」「那就等于是防身术!你就教教我啦」「法斯!妳是公主!公主是不可能出去战场的,妳要我教你防身术没问题,但那妳想要学的是用来杀人的!所以别无理取闹了」「...... ..」正当安特库想着是不是说得有些过份的时候,毕竟难得法斯一片上进心,可在他说话之前法斯就抢先一步。「那对不起就是了」语毕法斯就走了,安特库很是无奈,但他没辨法,两人朝夕相对,安特库整天看着那惊人的活泼烦人的小妖精,难免会受到影响,早已沉迷她的感染力之中了,从一开始。安特库的强大不是没有人知,只是他却从某意义上第一次落败给别人,真麻烦。不过谁让他爱上了她呢。「爱上一个人就总是会想着去尽量保护她,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教法斯那些真正的武力就等于送她去战场,那怎么可能!」安特库是这样想,然而法斯的想法完全是相反,她想安特库不肯教她是因为嫌她太蠢,教了也学不会。然后就这样趴在床上自暴自弃,「哎,连安特库也这样,等哪天战争又开始就派个人来杀了我吧」她开始对生活无聊了,什么都做不成,实在没有一项擅长的,周围的大家虽然很照顾她,又很喜欢她,但他们真正在意的从来都不是自己,难得因为她的性格而认识到安特库,她以为安特库是特别的,但没想到还是一样。 「妳知道妳自己在说什么吗」安特库站在正打开着的房门旁敲了敲示意,他挑了挑眉说「法斯,我是不可能永远在妳身边,要是哪天战争的喇叭开响了.我还是要上战场。」「所以......不」安特库顿了顿「法斯法菲莱特,我爱妳。所以不想妳受到伤害。我... ..」,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另一个柔软又有些温热的嘴唇贴上,只是一下而已,「法斯妳........」正当安特库惊讶着想说什么的时候,下一秒嘴唇被又被手指按上,做出噤声的动作,然后被法斯拉到床上然后抱着,他知道法斯的意思,但正人君子,而且才刚表白,这样做不太好,他正想起身,就对上法斯的眼睛,他从她的眼晴看到了哀求,他又顿了顿,叹了口气,然后迎身而上。他知道他又输了

「待会可别后悔。」



夜,还长着呢



————————————————————————
最尾那好像有些赶急,不过算了,车有机会再上吧
Thank you

评论(3)
热度(13)

© Lipton奶茶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