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巡组】病名为爱

槿双:

*军官安x护士法
*是25fo贺文!有小可爱来点文我真的——超级开心!!
*ooc,而且很短,还请见谅

法斯单膝跪在安特库面前,手中吸足消毒水的棉花球小心翼翼的在安特库腰间来回涂抹。
那里有一道三寸长的创口,血已经开始凝固。
安特库心不在焉的把玩法斯的头发,仿佛腰间那伤口不在他身上。
“你应该庆幸我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帮安特库简单的消了毒,法斯从口袋中摸出装有针线的布袋,“不然你就可能死在这里了。”
“那你想要什么奖励?钱?宝石?还是说……我?”
法斯捏着针的手狠狠地抖了一下,困难的咽下唾液,沉默几秒,才缓缓开口说:“……我不需要。”
“要是在以前,你一定会选择我。”安特库非常肯定。
“那是以前。”握拳抵住额头,法斯强迫自己冷静,“而且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问我。”
“所以才说是以前,这段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安特库收回手,故作轻松,“你是去露琪尔那里了么?”
“是的,去学习怎么处理伤口,虽然只是基础的……毕竟现在是战争时期,这很重要。”法斯给针也消了毒
,用线穿过针眼,“你怕疼吗?”
问了个蠢问题。法斯突然后悔这么问,她想起遇见安特库时,他对自己身上伤口漠不关心的态度。若非自己发现,他估计会一直瞒着法斯。
“如果我说怕,你会怎么做?”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法斯。
法斯不相信的与安特库对视,说了句“希望你没有骗我……”后,向前倾,吻上安特库的唇。
宛如蜻蜓点水的吻却令安特库彻底红了脸。
“帕帕拉恰说疼的时候,露琪尔都是这么做的……所以我认为这样也可以止痛”法斯倒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简单的解释后边开始处理安特库的伤口。
“你…有对别人这么做过吗?”
“没有,医院有止痛剂。”说完法斯疑惑的看了眼安特库。
安特库无视了法斯的眼神,像是想到了什么。
“……法斯”
“?”
“还是很疼,我强烈要求加强剂量。”
“……已经处理完了。”
“很疼。”
法斯偏过头,想要回绝。但她没办法拒绝安特库的请求。当安特库再次出现在法斯的视野,心跳便开始加速,呼吸也变得紧促,这就和以前一样。或许是病了。
想要离开,却又不舍。很久之前法斯曾下定决心离开安特库,但这反倒是这病愈加猖狂。
“真拿你没办法……”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我会离开,再一次……
柔软的唇贴在他的额头,一路吻下。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梁,最后落在他的唇上。
不同于上一次。安特库的手攀上她的腰,贪婪吸吮着属于她的唾液。纠缠着她的舌,在分离时勾出一道银丝。

——或许再也离不开你了。
——你以为我会让你再一次离开吗?

评论
热度(124)

© Lipton奶茶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