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酒法的正确表白方法

常安:

灵魂码字手/bu
用指甲想剧情/。
文笔不存在的
拿ooc当饭啃/。
大概是嗜酒法。
用生命来烂尾。
ok的话就可以使用了/不会有人使用的


“那个……安特库……”
“我我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过情人节!”
春天时采摘小心保存到现在的花朵,因为法斯突然的动作,本来就少的花瓣就这样随着风摇摇摆摆飘落到了地上。
“……完全不行啊。”
放弃一样地扶额,旁边的柜子里是一排整齐的,完整的花。
而地面上,没了花瓣的花梗和各种花瓣堆成一座小山。
不知道第几次长长的叹息后瘫倒在床上,哪怕陷入柔软的床垫也没有改变复杂的思绪。
“该怎么跟前辈说呢……肯定会被拒绝的吧……”
闭眼,没几分钟又翻滚起来,安特库每天都要整理好的床单被扯得皱皱巴巴的,如果这时候被发现肯定是要挨骂了。
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无奈之下爬起来嘟囔着拉扯着床单,花被插在花瓶里,由一根细绳系紧,却不敢送给心心念念的人。
大概没救了。
果然还是不敢把心意传达出去……
这样的自己,谁会喜欢啊,对吧?
没有被抛弃就……很好了吧。
下意识地按了按隐藏在床头柜的暗格,里面空空如也。
法斯皱眉,嘟着嘴愤愤地挥了挥拳头,又转过身去从衣柜里翻找,结果显而易见。
呵,杀手锏。
采购日常用品的工作大多都由安特库负责。
原因很简单,厨房某次漏雨,第二天处理的时候发现有一处积水中,水仙正对他笑得十分灿烂。
扁扁的钱包抖了两下,只掉出几张安特库为了提醒法斯写的便签。
嗯……
合金轻松钻入安特库的枕套里,掏出几张票子来。
床上的两个枕头,晚上只用一个。
法斯的两条大腿毫不遮挡地暴露在空气中,松松垮垮的睡衣搭在肩上,然后一把夺过安特库的枕头。
再挪两下挪到一边,拍拍另一边示意安特库睡一个枕头。
聪明如安特库,也想不到老婆能到这种地步。
法斯哼着小调子一路小跑进了超市,从货架拿下一瓶二锅头,今晚就此开始不再安宁。
在看到来电的备注时电话瞬间被接通,安特库的语气也不由得变得柔和起来。
“…喂?”
“歪安特库…我问你个问题嗯…”
对方时断时续的话语让安特库皱了皱眉,接下来对方的一个酒嗝证实了他的想法。
手机被捏紧,出了汗后又放松,尽量放柔语气去劝对方躺到床上等他回来,可能是因为对方许久没有回话,有些慌乱地呼唤法斯的名字,电话那头依然是一片寂静。
“法斯…?”
“吵什么啊…!听好了哦我可只说一遍……”
法斯跟小孩子要糖一样语气软绵绵的,像是在撒娇一样轻轻地在安特库的心上挠啊挠,生气,却也无可奈何。
“挂这通电话前告诉我……”
“你是要接着当单身小狗狗,还是要对我表白。”
“提前说好老娘过期不候…!”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见安特库的一声轻笑,仿佛能看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那么法斯,听好了。”
“接下来的所有时间。”
“这颗心都只会为你一个人而跳动。”

评论
热度(22)
  1. None———少家西北有只潺 转载了此文字

© N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