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巡/磷黑】交替的感情。(番外)

橘色是秋天的思想:

*此篇含有一些死亡情節


*為「代替的感情」番外篇,也算是後續,不過即使沒讀過那篇基本上也能看懂這篇


*OOC屬於我,可愛屬於他們><!
*視角跟時間點有些雜亂,或許需要多看幾次才能理解


*以上若可以接受就往下吧!







法斯醒了過來,熟悉的房間令他有些錯亂。溫暖的陽光透過窗子散了進來,有些迷茫的他起身走到書桌旁看了看日歷。




——2018年。




完全不是他熟悉的年份,撇見了一旁的等身鏡,頭髮依舊是那薄荷綠。多少有些熟悉呢?以前的自己。但是現在沒辦法好好思考這些事,自己該不會是掉入了什麼時空裡,然後在奇怪的地方醒來了?衣服也是有些奇怪的樣式,對於房間的佈景既熟悉又陌生,在書桌上映入眼簾的是那張合照。




是夢?還是現實呢?




安特庫發現法斯醒了,輕聲地向他道聲早,並要他準備去上課。法斯看著書桌上自己和安特庫的合照,不免滿是疑惑,環顧了房間又將視線移回書桌,看著一旁寫著課表的紙張,想問的問題是滿腦,但說出來會被當成怪人?聽見安特庫又喊了一次自己的名字,才從思考中回過神。




今天的法斯特別異常。法斯吃完安特庫做的早餐後準備出門,但他壓根不知道學校在哪,他弱弱地向安特庫問道:「那個……安特庫、今天可以送我去教室嗎?」安特庫被法斯的話嚇到,但想了又想這確實很像法斯會說得話,基於對戀人的擔心,安特庫伸出手想確認對方是不是發燒,或是身體不太舒服什麼的。不料法斯卻躲開了安特庫的手,安特庫訝異地望著法斯,今天的法斯確實特別異常。




安特庫有點擔心,他向法斯問道:「怎麼了?今天不舒服嗎?還是……做惡夢了?」如果是惡夢就好了,法斯這麼想著,面對安特庫的擔憂,法斯不免覺得愧疚。法斯向安特庫道歉後便出門了,他在外頭花了一些時間才將名為手機的東西摸熟,密碼他根本不記得,但是身體很習慣性地打出來了。他看著旁人怎麼打電話、接電話,於是他在聯絡人的欄位找到了那熟悉的名字——黑水晶,並鼓起的勇氣打給對方。




「……法斯法菲萊特,你到底要不要來上課?」


「……黑水晶。」


「喂?你還好吧?」


「……救救我。」


「……喂!你到底怎麼了?」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剛跑出門,在炸蓮藕的奇怪的店對面……。」


「家附近嗎?等我5分鐘。」




不一會,黑水晶騎著奇怪的東西來了,還帶著奇怪的帽子,但是在這個世界好像又不奇怪。他將另一頂奇怪的帽子遞給我道:「……諾,上車。」姑且照著黑水晶的指示,坐上那奇怪的東西後,黑水晶便騎著它用非常快的速度移動。




「啊啊啊啊啊——!」從未感受到這麼快的速度當然使我想尖叫。




黑水晶不耐煩地捉起我的手要我「抓緊」他,但是碰到他我會碎掉……不對,我現在可以在人類世界對吧?而且有衣服的話,也沒問題吧?這麼想得我,便第一次緊緊抱住黑水晶。在路上,黑水晶什麼也沒說,他無非是最了解我的人,大概也知道現在的我只需要冷靜。




仔細思考後想起從書中獲得的一些關於古代生物的知識,便又覺得那些東西現在看來是不那麼奇怪了。好比說機車和安全帽?古代生物的代步工具。又或者是相互觸碰而不會碎掉的古代生物,真是令人羨慕。




「……冷靜了嗎?」


「……嗯。」


「所以說,怎麼了?」


「……。」


「該不會是和安特庫吵架這種小事吧?」


「……如果是那種小事就好了。」


「……你不說清楚我可不會明白,渾蛋。」


「……。」




法斯依然不語,不如說他根本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起,他想說的有太多太多。太過於無助了,在這個世界明明是該開心的,怎麼突然覺得眼睛有些濕熱……啊、這就是老師說的「古代生物的缺陷」吧。




黑水晶聽見肩膀邊的那人微微的啜泣,而衣服被微微浸濕,大概是那傢伙的眼淚。鮮少看見那傢伙哭的時候,就算是和安特庫吵架也只是心情不好地低著頭,什麼話也不說。自己僅僅只是陪著他,過沒多久精神又會好起來。近期過得很順利,也沒見他說關於跟安特庫的衝突或是發生什麼事,很少遇到他這種狀況。又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自己也沒什麼頭緒。




黑水晶帶我來到海邊,原來古代生物也曾看見過那麼美麗的海洋嗎?黑水晶捲起褲管,向我潑了潑水。




「如何?冷靜完了沒。」


「你才是,跑進海中會掉白粉……啊,不是。」




看來在那的習慣還沒改過來,一不小心就脫口而出了。黑水晶驚訝地望著我,正當我還在疑惑的時候,他上前激動的抓著我問道:「你難道……想起了什麼嗎?」




黑水晶這麼問,或許就代表他知道些什麼。我靜靜地把早上的事情說給他聽,他並沒有因為一些奇怪或是不合理的地方而打斷我,也沒有用著「你在開玩笑吧」或是「你在做夢吧」的表情看著我。他就只是聽著我的話,若有所思的眺望著遠方。




好像找到了能夠懂我現在情況的人,讓早上害怕的心情得到一些解脫。我多麼想抱緊他,明明都已經下定決心了,現在看見安特庫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又能不會碎的盡情觸碰對方,為什麼心情就是開心不起來呢?




如果可以,能回到那個世界嗎?為什麼比起這樣美好的世界,我更想回去呢?




「其實我也知道的,在那個世界的事情。」




法斯疑惑地看著黑水晶,黑水晶才說出自己三年前來到這個世界的事情。




黑水晶從夢中醒來,有些不太舒服的他本來打算睡回去,看著不屬於自己的房間擺設,並起身查看四周,黑水晶馬上就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況,看著書桌上發亮的黑色方形詭異的東西,大概是書中說古代生物用來聯繫彼此的「手機」吧。第一次見到,覺得有些新奇。




上頭名字寫著「笨蛋法斯」,是那傢伙發來的訊息。




「明天終於要和安特庫告白了!謝謝小黑平常總是陪我去咖啡廳待著看他工作,也謝謝你這麼支持我(*´艸`)如果失敗了,就照約定請我吃蛋糕唷?去小鑽的店裡,這次我不會手下留情的ヽ(・∀・)ノ!晚安☆」




黑水晶清楚,在這個世界他是法斯的死黨,而法斯喜歡的那個人從來不曾變過。至少,在這個世界誰也不會死去,這次一定能夠幸福的吧?黑水晶打趣地看著對話,並打上了回覆。




「白癡——一定會成功的。還有,下次別吵我睡覺啊。」




黑水晶再一次醒來,早上6點20分,離這個世界的上學時間應該還有一點時間,看著旁邊掛著的制服還是有些困惑,難不成那邊才是夢境?不過卻是那麼真實到讓人無法認為它是夢。黑水晶決定出門,他第一次感到身體有些無力,根據書中敘述的古代生物的感覺中,這就是「餓」的感覺嗎?變成人類之後,還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果然還有些不習慣啊。




他習慣性地走入一家早餐店,老闆娘看見他熱情地招呼他,老闆娘問他:「和平常一樣嗎?」他也點了點頭,看來還挺順利地。他悠閒地吃完早餐,正準備離開卻被老闆娘這麼問了:「今天不等那孩子了嗎?平常總是一起上學的那個女生,等等就會……啊,來了來了。」




隨著老闆娘的視線看去,映入眼簾的是那頭薄荷綠,穿著同樣的制服卻是裙子,突然很慶幸自己穿的是男生制服,不然來到這個世界還要穿裙子實在是……。他熟稔地向老闆娘打招呼,拿了早餐付完錢便走到我身旁。




「嗯?很意外嗎?嘿嘿,今天可是特別的日子!所以特地起了個大早呢——」


「要是平常也能這麼早就好了。」


「什麼嘛!平常至少也不算會遲到吧?」




看來和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藉著法斯走在自己前頭,姑且是到了教室,自己也大致上記了來學校的路,那時的他們正是高三時期。法斯和黑水晶可以說每天都這樣,上學一起,放學當然也一起,只是法斯都會拉著他去一個地方——咖啡廳。




法斯興奮地望著咖啡廳裡面說:「今天也在呢!我們進去吧?」他看見了安特庫,第一次親眼看見安特庫,和自己有點相像也能理解。




今天待得比平常還久。




「那個……有些話想對你說,我可以等你下班沒關係!所以……。」


「……可以喔。」




他會答應法斯的告白,為什麼我知道?這一種感覺我就是知道,從國中就一直和這傢伙在一起了,國二時他把我帶來這間咖啡廳,並告訴我他喜歡安特庫這件事,而在這之間我才發現,安特庫每次看著法斯的表情都越來越不一樣了,就像是想藏著而不想透露的感情一樣——他喜歡你。這些回憶都在腦海中,我一直都知道這些事情,現在也不會淡忘。




安特庫換下圍裙走了過來,和法斯說了些話後,法斯便突然站起來將我拉住往外走。




「你幹嘛?」


「……我好怕,他會不會討厭我呢?」


「不會的,他一定會答應的。」


「……為什麼?為什麼小黑這麼肯定呢?」


「我就是知道,好了,他走過來了喔。」


「……我會加油的!」




安特庫走出來,外頭這下著細雪,法斯將他拉到遠一點的地方,諷刺的是我依然聽得見。




「我是法斯,是寶石高中的學生,那個……打從第一次見到你就很喜歡你了!請、請和我交往!」法斯微微低下頭,想必臉應該很紅吧。


安特庫緩緩解下他脖子上的圍巾,輕輕地為法斯圍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道:「當然好。」




明明是如此笨拙的告白,卻是他真實的感情。可惜他面對的是安特庫,如果是我大概會先……不,算了吧。太好了,這裡的安特庫不會離開你的,而我也是。




三年前的他和三年後來到這裡的法斯應該是互相喜歡的,但是不巧時間剛好錯過了,至於為什麼有時差兩個人也不知道,偏偏當法斯正決定要好好看著黑水晶,卻發了這樣的事情,原本就很喜歡安特庫的法斯,也因為見到安特庫有點動搖。




夜晚的海邊吹起了微涼的海風,法斯無法下定決心,黑水晶為他披上了自己的外套,黑水晶也清楚這時候的法斯大概很混亂,今天就這樣先送他回家吧?




黑水晶送法斯回家,安特庫看見法斯好好地之後才終於有些冷靜下來。安特庫很感謝黑水晶,一直作為法斯的朋友,安特庫知道也很放心。畢竟他知道黑水晶對法斯沒什麼感覺。




但,真的是這樣嗎?




法斯面對安特庫終於有些放鬆了,並為早上的事情道歉,但安特庫不在乎早上法斯怎麼對自己,他只擔心法斯會不會心情不好、悶整天。安特庫的溫柔又讓法斯再一次陷入痛苦中,畢竟自己曾那麼喜歡安特庫。




「……回家吧?法斯。」


「嗯……。」




接下來安特庫應該能好好照顧法斯,黑水晶這麼想。




回到家後,安特庫並沒有多問什麼,只是泡了杯熱茶給法斯,他雙手顫抖無法拿好杯子,而讓茶撒出來。




「笨蛋!」安特庫著急的拉他去浴室,好在沒有嚴重的燙傷。




法斯換好衣服後,差不多也到了休息時間了。他坐在床邊,安特庫收拾好後回到房間,看著法斯痛苦的表情,便抱住法斯。法斯抱緊安特庫,他一直很想這麼做,不用在意硬度、不必考慮對方會不會碎掉,他抱緊安特庫後便開始大哭。安特庫想問點什麼,卻沒有說出口。他的手輕輕覆在法斯頭上。




想起那時高三的法斯突然有天不黏他了,他原本還以為自己會習慣,沒想到一周過去了甚至有點寂寞,好幾個禮拜法斯都沒來咖啡廳待著了,刷著朋友圈看見他和黑水晶的合照,地點好像還是在他家,看貼文好像是在讀書的樣子,畢竟是高三生呢……明明沒有打算要讀書的,怎麼突然開始用功呢?該不會是受了什麼影響?別搞壞身體才好呢。




這一年,安特庫特別覺得不自在,他已經習慣法斯待在他身邊了,所以當法斯不在的時候難免覺得哪裡怪怪的。




法斯想去的金剛大學,安特庫正是金剛大學的學生,而金剛大學是那區域中最難考的大學,為了和安特庫同一間學校,法斯這次是豁出去了。法斯這一年都把自己關在圖書館,偶爾去黑水晶家裡請他教自己念書,至於黑水晶,他的成績是那種想去哪裡都可以的成績,所以幾乎都把時間花在教法斯功課上。




雖然黑水晶想去月人大學,那間大學有著他曾經非常喜歡的學姊,為了追尋學姊的腳步,黑水晶那天選填好志願後本打算交出,卻看見法斯哭著問自己沒考上怎麼辦之後,有點心軟的更改了自己的志願序。




最後放榜那天,法斯也和安特庫吵起來,畢竟法斯決定沒考上之前大概都不能見安特庫了,所以才會一直沒有回覆訊息,也沒去咖啡廳找他。




即便安特庫常常說著最喜歡老師,但是他最在意的、交往的對象還是法斯呀。要是不多在意戀人的事情,那又為什麼要成為戀人呢?這一點,安特庫也是有些想不通。如果常常和黑水晶在一起的話,難免會覺得黑水晶才是他的男朋友對吧?




安特庫有點羨慕黑水晶,畢竟同年齡或許能有更多話題吧?功課什麼的、讀書什麼的也能一起,比較方便?安特庫只比大法斯3歲,當然在金剛大學的安特庫也就說明了他成績很好。雖然法斯也想過要問安特庫功課的問題,但是想給安特庫一個驚喜,所以並沒有告訴過安特庫自己想和他一起上大學的事情。安特庫覺得悶,畢竟是自己的戀人,雖然說是要給自己一個驚喜,但是這個驚喜還真讓人有點不太好受。




「安特庫是大笨蛋……!人家只是想給你個驚喜……。」


「法斯……抱歉……。」安特庫拉住法斯,將他抱進懷裡。


「嗚嗚……才不原諒你呢!」雖然這麼說,法斯依然將安特庫抱緊。




安特庫從回憶中回神,法斯向安特庫坦承今天早上的事情,其實是因為他做了個非常真實的夢,他夢到自己一碰到安特庫的話,安特庫就會碎掉的事,還有月人的事情、他被帶走的事情……等等,安特庫聽完先是溫柔的笑了笑,並伸手摸摸他的頭。




「真是,我現在可不會碎了。」


「安特庫……!」




今天晚上,法斯在安特庫的懷中直至半夜才睡著。




他們曾是這樣渴求相擁入眠,相愛卻又無法接觸難道不是最痛苦的嗎?那也是法斯第一次擔心自己碰到安特庫的話,安特庫會碎掉這件事,畢竟一直以來他硬度就是最低,所以在面對這種事情難免心裡悶悶的。但是,現在卻又是那麼的不同。




隔天,法斯整天都沒課,但是安特庫一早就去整理店面所以不在,法斯不知道通常安特庫不在家自己都在幹嘛,有些無聊的他打給了黑水晶,才知道黑水晶一直在等他的訊息。但畢竟法斯還不太用手機,所以沒能及時給他發訊息,不過打電話他還行。




「要出門嗎?」


「去哪?」


「神奇的地方,大概。」


「原來小黑也會開這種玩笑嗎?」


「是因為你以前這樣叫它。」


「原來?」




黑水晶帶我來到一家甜品店,從外觀上就看得出滿滿的粉色,一進店裡就看見櫃台有個笑得燦爛的大姊姊,他一看見我就衝上前抱住我,正當我在疑惑中他率先開口了。




「太好了法斯!我還以為你都不會來了呢!」


「怎麼可能不來嘛、哈哈……」


「法斯?怎麼了?感覺沒什麼精神?」


「不,沒什麼!」趕緊露出了笑容,示意要對方別擔心。


「那就好,法斯今天也要吃聖代嗎?」


「嗯,麻煩你囉?小鑽。」




自己脫口而出的名字也有些驚訝,在這個世界我是這樣叫鑽石的嗎?小鑽?不錯,也挺適合他的,畢竟現在的鑽石變得很可愛呢。




「……法斯?」


「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今天被法斯這麼叫有股不一樣的感覺呢。」


「是嗎?」


「對了!今天辰砂也在喔!」


「……辰砂?」


「對啊,辰砂一定也很想見到法斯對吧?」




小鑽對著裡頭大喊辰砂的名字,熟悉的那一抹紅髮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繫著馬尾呢……總覺得見到他們有種意外的感動。曾經是因為硬度、因為強弱、因為毒素,而去害怕接觸、搭檔的同伴們,如今也能在這個世界歡笑著對吧?在人類的世界裡,或許多少有些不習慣的事情,但能夠獲得相當的快樂對吧?即便大家好像都不記得那邊的事情,是因為和我來到這的方式不一樣嗎?一次思考太多,頭真痛……。




「太好了呢辰砂,這幾天法斯沒來一定很擔心吧?」


「才、才沒有呢!」


「少來了——明明很開心!」


「所以說你們還要站在門口什麼時候啊?都擋到人了,快進來坐下來啦!」辰砂撇過頭這麼說道,隨後卻用很小聲的聲音說:「歡迎光臨。」


「辰砂——!」


「笨蛋!走開!」




能夠再見到同伴的感覺真好,回程的時候不禁有些泛淚,小鑽說了只要我難過的時候、無聊的時候都可以再過去找他們,終於不會再看見小鑽勉強的樣子;不會再看到辰砂孤獨一人的樣子;更不會看到大家痛苦的樣子了……。




回到家發現安特庫正等著我,突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做飯來著,至於為什麼會知道就有些不解了,是因為習慣而養成的嗎?但是從沒碰過食物的我,根本也不知道那些食物的烹調方式,看來有需要向大家請教一下了。




「抱歉,應該是我要做飯的……。」


「沒關係,今天出門了嗎?心情有沒有好點?」




安特庫依然用著非常溫柔的語氣,他寵溺的摸了摸法斯的頭。總覺得安特庫和平常不一樣,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應該說,這種感覺……很像是他在害怕什麼。雖然也說不上了解這個世界的安特庫,但不自主就是這麼想。




對法斯來說,安特庫的這份感情是自己幸運才能擁有的,他從來不曾要求過安特庫為他做些什麼,僅僅是待在安特庫身旁他彷彿就能滿足一樣。但對安特庫來說,為自己的戀人做些什麼好像是應該的?應該說安特庫的內心一直在告訴自己要好好珍惜法斯,不然他肯定會後悔的。




「吶、安特庫,你喜歡我嗎?」




安特庫被突如其來的問句給震驚到了,法斯從來沒有問過這種問題,一直都是很大方地說出自己的感情……但是這樣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安特庫一定要說說自己從沒說過的那些,屬於他的感情。




「喜歡,在你和我告白之前就喜歡著你了。」




法斯有些意外,自己並不是什麼特別容易被注意到的類型,也不是那種耀眼類型的人,他就只是個普通的高中女生,會為了去看喜歡的人而常常到他工作的地方就為了看他,僅此而已。他以為安特庫交往的戀人,會是比自己更加優秀一千倍的人,或是那種絕世大美人,說來自己長的也挺普通的,對吧?




「那天聽到你有話想跟我說,還特地早點收拾東西,不想讓你久等。」安特庫對於述說自己的感情難免有些笨拙,畢竟他可沒有遇過戀人這種感情的喜歡。「那時候你常常和黑水晶在一起,我還以為你們是情侶。」




在那個世界是如此沒錯,也是因為安特庫離開後遇到了黑水晶啊。但是在這裡,能夠碰觸到你,看著你對我表露感情,甚至是能感受你的喜怒哀樂什麼的……就好像誰夢中的美好結局一樣,隨時都會醒來接受痛苦的現實。




「法斯來告白的那天,我真的很開心,謝謝你。」




安特庫這麼說著,對於想逃避的法斯簡直是罪過。自己為什麼這麼不想面對安特庫活著的現實呢?明明最開心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啊?是害怕習慣了安特庫在身邊之後,若又突然地消失自己可承受不起。雖然不能保證和黑水晶在一起就能比較安心,但是至少自己不想再失去安特庫。




與其說是不想再失去,不如說是不想面對失去後的孤獨對吧?法斯法菲萊特。




「……我也是,能和安特庫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即使法斯這麼說,在面對黑水晶的時候總是會想起那「夢」的最後結尾。




「黑水晶,我喜歡你。」法斯露出了那抹他專屬的笑容。


「啊啊。」我也喜歡你。法斯讀懂了那人不擅長說出的告白,什麼都不用說也能了解。




明明來到了人類世界,卻已經不是那種關係了。




法斯最近有點容易忘記一些事情,安特庫也能稍微察覺到。法斯對於自己手機的密碼鎖碼是疑惑,這串數字他其實沒什麼印象,但如果去問安特庫也很奇怪吧?




終於把手機打開的他去翻了記事本和日曆,終於翻到了與密碼相同數字的那一天,特地註解了交往紀念周年。啊、好險沒去問安特庫,不然自己如果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該怎麼辦呢?




既然能夠發現這麼重要的事情,法斯像是找到救命線索一樣。時不時翻著相簿看著兩個人的合照,或是看著日曆上的紀念日期,看來要記起來還需要一段時間呢。




下午收到了黑水晶的訊息,他說有個人想見我,但是等到了目的地才要告訴我那個人是誰。真是的,我又不會逃跑……不過說實話我還真的不知道是誰,雖然見過了很多人,卻又感覺很多人沒見過——好吧,去看看吧。




法斯和黑水晶來到了市立圖書館,黑水晶去一旁做報告查資料,要法斯待在櫃檯等他。雖然大概猜到是誰了,但還是有點緊張。




「……法斯。」




法斯被後頭的聲音嚇到了,回頭一看是熟悉的身影,法斯這時不禁有點想哭,他抱住郭斯特,當初沒能守護好的寶石現在就站在自己面前。




「……對不起。」法斯想說的有好多,但想起了黑水晶的話,還是率先給了一句道歉。


「……沒關係,只要他有好好守護你就好。」看來郭斯特和黑水晶已經認識了,說的也是呢。「沒想到那孩子能這麼聽話,太好了呢法斯。」


「郭斯特……」


「能來到這裡太好了,對吧?法斯有什麼煩惱嗎?雖然不一定幫得上忙,但是會盡力的。」


「謝謝,但是這次我能見到你就好了。」


「有什麼事情,只要留訊息我都會在的。」


「謝謝你,郭斯特。」




法斯確實無助,但這次也不能再把郭斯特拉進來了。自己可也沒辦法承受第一次失去他的痛苦什麼的,他更能希望郭斯特不要跟他太親近,這樣或許也能安心一點了。




「你會守護好法斯的對吧?」


「啊啊。」


「謝謝你,果然交給你是對的呢。」


「沒什麼。」


「這次也要,好好的陪著他喔?時間已經不多了。」


「我知道。」




法斯回去後把每個紀念日嘗試記下,也向小鑽他們打聽著做菜的技巧,感覺生活好像上了軌道似的,最近的法斯很努力,安特庫全都看在眼中,不知道法斯發生什麼事,也什麼都沒有說,這點讓安特庫感到些許不安,害怕法斯是出了什麼意外。




「法斯?不用勉強自己也可以的。」


「嗯?我沒有勉強自己唷?話說安特庫、你來幫我試吃看看好嗎?我覺得好像沒什麼味道呢——」


「……當然可以啊。」




就當是自己多疑就好,安特庫這麼想著。




這樣幸福的日還會過上多少呢?法斯不安的想著。




安特庫很溫柔,這只是讓法斯更加放不開這種感情。一方面害怕、一方面又想更接近,喜歡著安特庫的一切,非常喜歡,所以根本無法從這樣的生活裡抽離。




但是某天,黑水晶突然傳了訊息說他交了女朋友,看著他發來的合照,是一個比我還漂亮的女孩子,他說是在圖書館認識的女孩。不知道為什麼,心有點痛、很難受,自己並不是他的女朋友,明明只是他的死黨,而且該為這種事情感到開心的。




簡單的回個貼圖後就很少和黑水晶聊天了,女朋友大概也會介意吧?




「太好了呢?我一直以為黑水晶不交女朋友。」


「只是沒什麼興趣吧?」


「怎麼了?在想以後不能找他了嗎?」


「女朋友會在意的……沒關係,我有安特庫呀。」




一個月後他又傳了訊息說分手了,我說黑水晶啊,你也別太挑剔人家啊?那女孩子多可憐啊、但基於好奇還是問了問為什麼分手。




「所以說為什麼啊(。ŏ_ŏ)?」


「太黏人了,很煩。」


「小黑你怎麼這樣~再說很黏也沒有我黏你對吧(´・ω・`)?」


「是沒有,你確實比他煩了一千倍。(笑)」


「你很壞耶!哼ヽ(`Д´)ノ!」


「等等去載你,陪我吧。」


「欸欸~我還以為你不會難過呢(˘・з・˘)?」


「少囉嗦。」




結果他確實沒有很難過沒錯,反而還挺悠哉的?以為他會需要點安慰呢——




陪他去附近晃晃打發無聊的時間,傍晚差不多就回家了,回到家沒見到安特庫覺得有點奇怪,這個時間他應該已經到家了才對?還是說今天有加班?但是沒有傳訊息呢……是因為太忙了吧?




黑水晶打了電話過來,明明才剛分開,是忘了什麼東西嗎?




「喂?」


「法斯!你在哪?」


「怎麼了?我在家呀?」


「我去接你!」


「等等……發生什麼事了嗎?」


「安特庫……出車禍了!」


「欸……?」


「法斯?法斯!喂!」




安特庫……車禍……?




回過神來,我已經在醫院的手術室外了,腦子根本沒有辦法好好思考,黑水晶只是緊緊握著我的手,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為什麼……安特庫……。




醫生走出來,他向我們搖了搖頭。護士說可以再進去跟他說些話、或是看他一眼也好。我衝進手術室,看見衣服染滿血的安特庫躺在手術台上,他輕輕抬起手,我過去握住了他的雙手,他只是摸摸我的臉,有氣無力地望著我,他的臉龐在我眼中逐漸模糊,已經快看不清那熟悉的側臉了。




「法、斯……」


「安特庫……你不要走……你不是、說好要一直……要一直陪著我的嗎?」


「對、不起……」他露出那個最溫柔的笑容,帶著歉意的語氣道:「這四年、我很……開心咳咳……接下來……你也要好好、照顧……咳咳……自己、知道嗎……?讓……黑水……晶……陪著你……吧……法斯、我……愛……。」安特庫的手就這麼放開了,法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他不斷地喊著安特庫的名字,但安特庫就是沒有給他回應。




原來死亡是這麼一回事,這就是老師總是沒告訴過我們的事情,死亡什麼的,好可怕……。




黑水晶將我扶起來,安特庫被護士他們推走了,就這樣又再一次消失在我的生命裡。黑水晶只是抱緊我,什麼也沒說,就像當初那樣靜靜地陪著我。




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從我的生命裡消失呢?吶、安特庫……。為什麼我到哪裡都必須失去你呢?為什麼我非要失去摯愛不可呢?安特庫……。




過了一個月,法斯才逐漸好轉,比之前失去安特庫的時候好多了,不過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好點。鑽石他們偶爾會送一些聖代來給法斯,辰砂也挺擔心他的,郭斯特跟拉碧斯也偶爾會來看他,特別是郭斯特會跟他聊聊,雖然感覺都沒達到什麼效果。




郭斯特說了,現在法斯身邊必須要有人陪,而那個人就是我。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陪著這傢伙一輩子,在身邊的朋友經歷了死亡,才又更加確信了死亡離我們很近的這個事實。




第一次面對的事情,或許難免有點不知所措。而法斯大概也逐漸感覺到累了,雖然不知道能怎麼幫他,但是會在有限的時間內陪著他這種事,是當然的吧?




半年過去了,終於能在法斯的臉上看見笑容,雖然偶爾會想起安特庫的事情,不過已經不會再沉溺於悲傷那麼長一段時間了。生活才終於又回到正軌的感覺,我讓法斯搬來和我一起住,每次送他回去都好像不敢回去或是不想回去那個傷心地。沒辦法,那裡有著和安特庫的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憶了,所以法斯自然也不會想回去,怕是觸景傷情。




「小黑……。」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嗯?」


「只是……很慶幸有你陪著我。」


「沒什麼。」




……應該的,就像在那個世界一樣。我喜歡你,而這種感情就算來到這裡也不曾變過,但是這些你都不會知道的,你這傢伙還是在一旁笑著,看起來才會比較順眼,哭喪的臉醜死了,完全不適合你這個笨蛋,對吧?




會陪著你的,你這個白癡,所以……笑一笑吧。




【全篇完】



评论
热度(42)
  1. Lipton奶茶鹅橘色是秋天的思想 转载了此文字

© Lipton奶茶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