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分题

没意思先生:

想被安特库苏想被安特库说情话的发病文
短打,ooc严重
想看两个人黏黏糊糊甜甜蜜蜜的样子。现pa
老师可能设定是5.60岁这样的吧。


————————
“老师和我谁重要?”


“自然是老师重要。”安特库说。


听到了预料之中的答案,法斯嗷的一声面朝下扑在床上,“安特库你就不懂得哄哄你的宝贝法斯法吗?”


“...你和工作一样重要。”安特库沉默一会后补充。
“我该感到荣幸吗?工作狂安特库大人?”法斯脸埋在属于她和安特库的枕头里,声音透过枕头闷闷的。
她实在是烦透了安特库老是被工作和老师霸占去了。
虽然安特库很好,老师也很好。
但那就是很烦不是吗?明明她法斯法菲莱特才是安特库琪赛特的女朋友啊!


安特库没有回话,只是放轻了力道走到法斯旁边。
法斯感受到床的一侧被安特库的体重下压了一点。
然后她被翻了过来。


“话我只说一遍,”安特库双手撑在法斯的头两侧,卧室的灯就在安特库的脑后,这使法斯无法看清楚安特库此时脸上的表情,“听清楚了。”


“金刚老师是我唯一的亲人,他在我心中的地位自然是最高的。可是,法斯法菲莱特,你没必要去怀疑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我陪伴金刚老师的日子正在慢慢减少,可和你,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耗。你是唯一一个闯入我世界的人。或许你觉得我喜欢上的只是带我走出孤独的那个人。也许其他世界的安特库琪赛特的确会和其他人在一起,但是现在在你面前的我喜欢的就只是她眼前的法斯法菲莱特。这个法斯法菲莱特是她心里最特别的人。”


一长串的话语听得法斯头昏脑涨,但她还是捕捉到了最后一句,也是她最想听到的一句。


“我爱你,法斯。”安特库说。


气血上涌到头,法斯感觉自己的脸红得都要炸了。她猛地坐起推开安特库的脸。
刚想说些什么,但手上传来的温度使她将话咽回肚里。慢慢将手拿开,灯光下的安特库脸也是泛着粉红色。


“还生气吗?”安特库抓住法斯停留在面前的手,轻吻。


法斯摇摇头,凑上前去,给予少见地表露心意的安特库一个吻。


这是给答对问题的爱人的奖赏。


end


————————
想要他们去结婚。
立刻马上。

评论
热度(36)
  1. None———没意思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 N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