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巡#就当个小甜饼好了

甜!!!

枫糖:

脑补了个安法“互相强吻”的小片段,不是车,只有kiss,现代校园bg设定。
本来写了篇超甜的安法文,已经一万多字了,结果被我误删了……我现在只能写点零碎的小片段来治愈自己( TДT)/啊啊啊啊,那篇文我一定会肝回来的,安特库滴亲娘,绝不认输!!!
最后我只想说,愿天堂没有误删……


ok,放片段。
——————————

又是这样......
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将他推向别人......
才一个恍神的功夫,安特库便发现,法斯再次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了。他沉默地瞥了眼身旁的辰砂,眉宇间隐隐地透露出几分不耐烦。片刻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牙齿咬得喀嚓作响,拳头不住地攥紧又松开,冰蓝色的眼瞳中写满了焦灼与愤怒。
已经忍到极限了......
随后,他猛地一脚夺门而出,穿梭在交错的回廊间,四处寻找法斯的身影。终于,在一间空荡的阶梯教室内,他找到了躲在门后一脸逞笑的法斯。旋即,他忽地一手抵住墙壁,将法斯桎梏在三面封内,用近乎嘶吼的声线朝她喊道:“你是白痴吗?我喜欢的人是你!”
说完,似乎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他蓦地一愣,望着眼前的女孩错愕的神色。随即,脑海中脆弱的弦倏地绷断,他偏头吻上了法斯的唇,原本抵着墙面的左手拢住法斯的脖颈与后脑,右手紧紧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逃脱。
惊觉陌生的触感与温度附上了自己的唇,法斯一时僵在了原地,不知如何自处。她呆愣地看着视野内瞬间盈满的几绺纯色碎发,鬈松的刘海轻掩紧闭的双眸。很快,她的视线逐渐迷离,思绪恍惚间心防溃决。法斯终于看清了自己心底那份隐隐潜藏的情愫。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安特库喜欢着辰砂,傻傻地做尽了撮合他们的事,忽视了自己心头淡淡的疼痛与小小的嫉妒。
她就像个还只会做着白日梦的孩子,梦里有一只懵懂的蜂与一株绿色的苜蓿草。她守护着这片稚嫩的天地,不懂如何让这份纯粹的情感破土而出。
此刻,当安特库终于将这份心情点破,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多么地喜欢他。
她生涩地回应着他的吻,悸悸的心跳令她慌促不已。她几乎快要忘了该怎么呼吸,只得无措地绞拧着双手,连拥抱都后知后觉。
安特库辗转吮吻着她的唇瓣,在确认她不会逃跑后,他不再抓着她的肩膀,改用双臂紧紧地拥住她,将她揉进怀里。许久,他终于松开了这个青涩的吻,却因为不想被法斯看到自己脸红的模样而再次将她搂紧,亲吻她侧面的柔发。
法斯在他的怀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才调整回呼吸。
“太好了......”
法斯的语调令安特库有些分不清是带着哭腔还是在撒娇。
“学长......我也喜欢你。”
话音渐落,安特库的心头似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他松开双臂,终是让两人的视线坦诚相对。
他安然浅笑,缓缓开口说道:“既然这样,不许再把我往外推了。”
“那既然这样,你也得约好永远不会离开我。”
说着,法斯鼓起腮帮子,水灵的眸子里溢满期待。
“嗯。”
安特库点头回应。而后,就在他考虑着接下来该说什么的时候,法斯突然跳脱的反应着实令他哭笑不得。
“呐,学长,我们再亲一次好不好?”
“呃......”听到法斯的话,安特库无语地挑了挑眉。
这不是完全没氛围了吗?他暗暗在心底吐槽着。
“刚才太慌了不知道该怎么亲嘛!再亲一次!”说完,还没等安特库拒绝,法斯便已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没有预料到法斯会主动亲过来的安特库怔怔地接住了这只往他的怀里撞过来的小兽。片刻后,他回过神来,无奈地拥住了她。
这不就没办法了吗?他心想。
于是,他夺回主动权,深深地吻了回去。
 




评论
热度(120)

© N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