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巡】主要矛盾的次要方面

现实的浪漫主义情怀:

这两天的摸鱼


校园paro,恋爱偏重主义
冬巡
一句话黑青金(重要)
算是有点冬担的成分。
黑水晶的助攻。



“黑水晶。”
法斯趴在自习室的桌子上闷闷地说。


他们逃了美术课,黑水晶坐在她对面,手里翻着一本物理练习册对答案。


“干嘛。”


“没事。”
“…”
她保持那个脸朝桌子的姿势趴着,就像一块挂在桌沿上的抹布。过了一会,她又喊他。


“黑水晶。”


“有屁快放。”
黑水晶烦透了,这个人时不时就要打断他一下,他又得从那堆密密麻麻的小字里重新开始找刚才的进度,眼睛快看瞎了。


“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法斯的脑袋翘起来。


“什么?”


“不能说。”


她又趴回去,额头敲在桌子上。


“那你让我干嘛。”


“我已经,愁的要发疯了。”


“愁什么?”


“不行。说不出来。”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


黑水晶想了一下,这家伙能有些什么心事。然后他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想约安特库吧。”


法斯很小声的应了一声。
下半学期的体育课,有交际舞这一项,是全年级的大课。这是学校的传统,并且传统上也允许学生们自己选舞伴。每年春天将近的校园里都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兴奋——还有恋爱的酸臭味。


“他呢?”


“没有表示。况且我都好几天没看到他了。”法斯郁闷地说。


“直接去约他。”


“不行。”她小声说,“我开口太奇怪了。而且万一被拒绝了…”


“他那种人怎么可能拒绝…”怎么可能拒绝你,黑水晶腹诽,“既然这么在意为什么不去问他。”


“你这种人生赢家不会懂的。”


“我才不是——”


“你就是,不仅有姐有房,而且拉碧丝都答应你了。”法斯下巴搁在桌子上说,“想约她的人够一个加强连吧。”


“哪有那么夸张…”黑水晶脸红了。


“所以帮我。”


“就是让我当僚机呗。”


“呃,算是吧…也不是,”她咬了咬嘴唇,“就是,问他一些事,就这样。”


“你自己去问。”


“我还没说问什么呢。”


“快说。”


“就是试探他一下,暗示一下‘法斯还没有人约呢’之类的就行了,别说太直白,嗯哼。”


“这暗示还真隐晦。”


“安特库那个冰块儿脑袋,他真的可能听不懂。”


这么一想还真是悲伤。


“别说是我让你找他的!对了,”法斯想了想补了一句,“也别把咱俩翘课的事告诉他,他绝对会生气的。”


“重点是‘翘课’还是‘咱俩’。”


“都是。”


这对笨蛋。


中午黑水晶就意外地碰到了安特库。


黑水晶没进楼就听见了钢琴声。教学楼大厅的一侧有一架钢琴,只要不是上课时间都可以弹。走进大门的时候,果然看见安特库坐在钢琴前。


他只穿着灰色的圆领毛衣,露出白皙而几乎透明的脖颈,校服外套叠起来放在琴凳上。融融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笼在他身上,手臂在黑白键上起伏游动。楼上楼下的学生在《水边的阿狄丽娜》中悄声说笑学习,这是春天的学校里最普通的一个中午。


然而黑水晶知道他在这里弹钢琴一般都是他想事情的时候。比如现在。


安特库看见了他,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毕竟还带着任务,他靠在那听,思考自己的措辞。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安特库微微舒了口气。


“水边的阿狄丽娜?”


“厉害。”安特库笑笑。


“你就别寒碜我了。”黑水晶抱着手臂靠在墙上,“问你个事,交谊舞课你有舞伴了没?”
“没有。”
“约你的小姑娘不少吧。”
“没那回事。”


黑水晶想了想,法斯说了让他别说太直白。


“法斯在等你约她呢。”


琴键被猛摁下去,发出不和谐的当的一声。安特库的脸刷一下红了:“她跟你说了?”
这说的是人话么。


“这不是关键。”


“那我知道了。”安特库生硬地说。


“你别这个态度。”黑水晶皱着眉说,“你不明白她为什么跟我说么?”


“我明白。”


“那你说说。”


“你就是来吵架的呗。”


“不是,”黑水晶觉得一阵胃疼,“我无所谓你觉得我怎么着,但是你他妈听不懂人话还是避重就轻?我说,她,在等,你,约她!”


“我听懂了,您请回。”


“安特库琪赛特!”黑水晶现在真想把钢琴盖掀下去砸他手上,这算什么事呢,两位当事人一个扭扭捏捏一个拒绝交流,他自己现在尴尬得要死,天天受三夹板气。


“好吧,是我情绪不好。”安特库叹了口气,“我就是,纯粹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一句话的事,你说了她就会答应。”


“不只是交谊舞的事…”安特库抱住脑袋,“之后呢?你知道她会怎么想。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我早就想说这个了,这么下去你们俩的事永远也没有进展。”


“没那么简单。我觉得,呃,以她的心智和认知,可能还不能,理性对待…呃,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黑水晶从来没见过比眼前这位万人迷更局促的人。安特库的脸红得让人感觉他要炸开了。


“而且马上高三了…我这样可能对她不太好…”


“你得了吧,没有你看着她根本就不学习。你这几天在躲着她吧?”


“是。怕她问我。”安特库承认了,“我觉得,呃,她可能,并不是真的清楚她对我…呃…”


“大老爷们,怎么跟小姑娘一样多愁善感。”他越问越觉得挡在那两人之间的迷雾越积越深,他在试图寻找隐藏着的真正答案。“不对,那都不是关键。”找到了,那是近路——“我觉得我得问你一个核心问题。你介意我直接说么?”


“你还不够直接?”


“那你必须回答。”


“问。”


“你喜欢她么。”


空气安静了,只剩下大厅里的喧闹声放大,再放大,像一锅被任由着沸腾的水。


钢琴前的安特库琪赛特垂下眼帘,金色的光拥着他那张令人嫉妒的脸,被染成金色的睫毛翕动了一下。


他睁开眼睛,目视着前方。


“喜欢。”


问题解决,答案昭然若揭。


“那么,还用我再说么?”他指了指上方,一颗薄荷绿色的小脑袋从三楼的栏杆探出来。“别顾虑太多,犹豫会让你后悔。”


黑水晶走上楼梯的时候钢琴声再次响起,是《致爱丽丝》。



走到二楼,正好和冲下来的法斯打个照面。法斯拉住他:“你跟安特库说什么了?”
“超额完成任务。”黑水晶咧开嘴,拍了拍法斯的肩膀。
法斯困惑地看着他,没怎么见过黑水晶笑,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毛骨悚然。





—END—

评论
热度(181)

© N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