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向】只因为你04~05

一时意欲简:

感觉人设逐渐崩坏gg,你们要打死我了qwq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鬼啊啊啊


04
安特库是法斯的老师,这并不是开玩笑。
曾经她是家族最弱的孩子,每天只能看着身边的伙伴,偶尔闹个笑话惹大家笑。
而安特库不一样。
他的近搏不算优秀,但善于使用刀器枪具。可异于常人的体质,使他只能在冬天行动。
被大家称为,“只存在于冬天的王”。
第一次见到他,本是大家都各自回到家中休息的自己选择留在家族里,因此遇到了他。
当时看见他对自己的一脸恼怒,自己被吓到躲在柱子后面呢。
而老师只是轻轻摸了摸哭花了脸的自己的头,然后说:“让安特库陪你吧。”
所以自己得到了特例,被允许和安特库一起行动。
“刺杀不行,近搏不行,枪击不行。你还有什么会做的。”虽然只比自己大三岁,但总是一副“我是大人”的成熟样教训着自己。
“你下次再走出来,我可不负责了。”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帮着自己给伤口涂上碘酒。
“什么嘛,是安特库走太快了。”自己抱怨着,看着那双银色的眼睛只是盯着自己,没有其他情绪。
“.......”他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算了,下次你牵着我手,别松开了。”
真的,太温柔,太美好了。
就这么沉浸其中,被不知名的情绪包围,无处可逃。
可是,那时再想想,自己如果不是个废物,他是否能从那些人手中逃走?
如果当初的双手没有颤抖,执起手枪对准他们的头颅。就像现在这样,没有怜悯地解决所有妨碍自己的人。
这本是,当初大家都能做到的事啊。
结果却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颈部中枪,直直倒下。
而不是像以前,带着自己逃跑的他。
现在,只有一人。
那负面的情绪如一张大网,把自己死死绑住,逐渐失控。


05
本以为醒来时会被锁在反思屋(解释:关押囚犯的地方),却被铐在一张大床上。
安特库什么时候学会这种奇怪的拷问方法?拉一下铁链测一下质量,果然还是不可能有逃跑的可能。
这里是哪里?法斯皱了皱眉头,屋里的窗帘被拉上,只能勉强直起身子观察屋里的东西。
门口的锁传开扭转声,法斯并没有躺下,看着安特库端着一盘药物进来。
接着他将药物放在桌上,打开窗户,月光给这间屋里添了一点光。安特库的银发此时格外闪烁,他的手指细长地在资料里翻看,眼神认真得如在触碰一具具宝物。
还是那么认真啊,自己轻轻地叹口气,吸入的冷空气使她的大脑逐渐开始运转。
“法斯法非莱特。”他突然出声。
“在。”自己习惯地回答,看着他的视线转向自己,才意识自己又做了一件蠢事。有时候真的很厌恶自己过去的习惯,仿佛是将帘幕“刺啦”地扯开,让她看见当初的自己是多么傻。
他坐在床的一边,她又缩了缩脚,本离他远点,可却被固定的锁链困住了行动范围。
他拿着一个文件夹,手上拿着一支笔。他貌似思索了下上面的文字,发问道:“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逃跑吧。”
“当然是因为背叛家族啊~”漫不经心地回答得到了一个安特库特有的凝视,她还是低下头不敢注视,不再胡闹。
“为什么背叛家族。”
“因为你。”听到这,本记录着的他又看着自己,她低着头绞着手指,陈述着那些自己不愿提起的事实,“他们告诉我,只要我帮他们做事,就可以让你回来。”
“现在看来,似乎被骗了。”自己怎么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呢?
那么,你的看法呢?虽然羞愧,但还是无法掩盖自己心中那一点点的期待抬起了头。
还是一副淡然啊,那一点点希望慢慢消失,还是不应该抱以期待啊。
“.......”
“.......”
“蠢货。”他许久才吐出这个词语,他把文件夹搁在一边,“果真没有人管你,你就是搞砸事情。”
她抿紧嘴唇,双手握紧。他很生气了吧?真的吗?
莫名地,有点期待生气的安特库?果真脑子里都是浆糊,总是碰到了他,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所以,惩罚我吧。”她伸出双手,记得那时自己做错事,安特库总会轻轻地打自己的手掌心。这次,应该不只是那么简单地放过吧。
接着锁链被猛的拉过去,法斯被拉到他的面前,安特库此时正与她对视着。接着他用那沉稳的声音继续说道:
“确实应该有惩罚了。”
“那么,”他的脸在面前逐渐放大,她的瞳孔瞬间缩小,不敢置信。
“成为我的伴侣。”
【新司机上路,破三轮车,破到我自己都看不下emmm求轻喷】
https://m.weibo.cn/6115763143/4176675002611426

评论
热度(49)
  1. Lipton奶茶鹅一时意欲简 转载了此文字
  2. Lipton奶茶鹅一时意欲简 转载了此文字

© Lipton奶茶鹅 | Powered by LOFTER